图片正在生成中,请稍等...

个人中心
167次

1

0

0

分享
个人简介:
吴劲松 教授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脑胶质瘤诊疗中心副主任、复旦大学神经外科研究所神经影像实验室主任、生物样本库及脑库副主任 主任医师、复旦大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上海市卫生系统优秀学科带头人 现任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专家组专家(2019-2022)。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张江实验室脑与智能科技研究院特聘研究员(2019-2022)。上海市侨界知识分子联谊会第九届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国抗癌协会神经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 脑胶质瘤学组组长(第五届)。 已发表学术论文148篇,其中SCI 85篇;副主编学术著作2部;计算机软件著作权1项;授权国家发明专利6项。 曾获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2016;第一完成人)、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2014;第二完成人)、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2009;第三完成人)、美国神经外科医师协会’2013神经肿瘤奖(Journal of Neuro-Oncology Award)、“上海市职工科技创新标兵”(2013)、第二届“转化医学创新奖”(2018),等。
展开
标题:
胶质瘤精准诊疗前沿进展瞻望
展开
简介:
目的:总结多发性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中新鲜和陈旧骨折椎体的诊断与鉴别要点。 方法:分析36例(196个骨折椎体)多发性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病史、症状、体征、骨密度,以及X线和MRI表现。 结果:多发性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骨折患者骨质疏松症较严重,骨密度平均为—3.26,病史较长,平均13.7个月,多无外伤史或仅有轻微外伤史,疼痛表现为持续性、进行性加重或突然加重,X线片主要特点是多椎体高度降低,椎体骨皮质变薄,骨小梁稀疏,显示模糊。新鲜骨折椎体139个(包括急性骨折82个、亚急性骨折40个和隐性骨折17个椎体),引起临床症状为进行性加重或突然加重的疼痛,棘突压痛、叩击痛定位准确的有10个椎体(占7.2%) ,X线片上骨折椎体形态表现为楔形、双凹形(或鱼形椎)、扁平型,可见骨折线;急性骨折椎体MRI上表现为T1WI加权像上表现为低信号,T2WI加权像上为高信号,抑脂像 (即STIR)上为高信号;亚急性骨折MRI在 T1wI上呈稍低或等信号混杂,T2WI与STIR序列上呈等、低、高多种信号混;隐性骨折椎体X 线片无骨折表现, MRI上T 1WI 及T2WI 均为低信号,STIR序列为长片状高信号。陈旧骨折椎体57个(包括已愈合49个和延迟愈合或不愈合椎体8个),骨折已愈合椎体不再引起临床症状,查体无阳性体征,X线上压缩程度较严重,前缘及两侧多有骨质增生或椎体终板硬化,MRI上表现为T1wI和T2wI上信号与邻近的正常椎体相同,呈T1wI高信号、T2wl低信号、STIR序列呈低信号;而延迟愈合或不愈合骨折椎体引起典型临床症状为疼痛与体位变化有关,腰背部疼痛弥散,棘突压痛、叩击痛定位不准确,椎体侧位X线片可见椎体内出现低密度透亮裂隙,MRI在T1加权像上为极低信号,而在T2加权像上为明显高信号透亮带,周围尚有低信号带包绕。 结论:有外伤史,伤后疼痛,且棘突叩、压痛与影像检查发现的骨折水平相符时,应高度考虑新鲜骨折;X线、MRI检查有清晰骨折线时可确认新鲜骨折;胸腰椎X线检查发现椎体形态改变,应进一步行胸腰椎MRI检查,如X线检查未发现椎体形态异常,而患者临床症状、体征明显,也应行胸腰椎MRI检查,除外隐性椎体骨折的可能;X线片上有骨质增生、硬化,符合陈旧骨折征象,应结合MRI,辨别骨折是否愈合,并仔细询问病史,如存在与体位改变有关的腰背部疼痛,则为陈旧骨折未愈合。
展开
全部评论
我来说两句
发送